痛惜! 沂蒙山最后的老八路离世
点击数:

住在南屋的鬼子听到了动静,误以为门口的杨德是他们的哨兵,就问怎么回事?杨德用语回答,杨队长在玩麻将。

痛惜! 沂蒙山最后的老八路离世

他们辗转见到了两位首长——董鲁、和平,后来才知道首长正是115市的政委、代师长:罗荣桓与陈光。

高廷光在指认蒙福寺战斗遗址

2018年12月时的高廷光

5月10中午,记者接到来自蒙山脚下卞桥镇北安靖村的电话:“高廷光去世了,临终前还念叨你。”

记者的车子驶过温水,见北面的浚河流水潺潺,河畔杨柳依依。据说,原来浚河水势汹涌,河面宽阔。高廷光曾三次游过浚河,来温水给刘黑七部队的副大队长彭西彬送信,策动他“反水”。彭西彬毕竟是刘黑七的铁杆,眼前这个14岁孩子的生死,其实就在他的一转念间。

展示与彭雄夫人吴为贞的信件,彭雄原为八路军津浦路东支队司令员

痛惜! 沂蒙山最后的老八路离世

“实在”缠着伙房的人要馒头时,高廷光东游西逛来到了副队长张东海的房间。高廷光拿出了一块瓷片,与张东海对上了暗号。随后,高廷光拿到地图,与“实在”一同离开了。

过了后东庄,就快到北安靖村了。后东庄,是宋美续的家乡。抗战胜利后,他就复原回家种地养牛。文革中,杀敌太多的他被汉奸的后代反诬为汉奸,吊在屋梁上毒打。当时在平邑县委办公室任副主任的高廷光,急忙要求到卞桥公社担任社长,救了宋美续一命。

辛锐在蒙山前宣传抗战,高廷光受指派担任她的警卫,这是她接触的第一位革命女性。辛锐刷的标语大家都爱看,因为上面配着栩栩如生的漫画。

记者的车子驶过上冶,“平、仲、梁、冶”曾是蒙山前四大镇,如今的上冶店铺林立、商客如织,仍显出与一般乡镇不同的气势。当年,这里曾驻有日军一个中队、伪军一个大队,还有日军情报机构——红部。

飞鹰队的行动目标是,弄死这里的伪军大队长杨立堂。高廷光以卖香烟做掩护,找到了开药店的张五娘,在她的引领下见到了伪军副大队长刘金奎,并将根据地的信交给他。信上说,今晚行动。小高临走时,拿到了刘金奎绘制的地图。

晚上,飞鹰队穿着十军军服来到南门,声称奉命找杨立堂商量事情。等候在此的刘金奎命令放行,并带领他们来到据点里的四合院。

1987年离休后,他就一直住在村里。2005年记者找到他时,他开始讲述他的故事,他的故事里没有后悔、没有抱怨,没有自傲,有的只是经历磨难后的坚韧与宽厚。

他9岁参加八路军,为肖华做过内勤员,为罗荣桓送过信,后加入蒙山特工队,他出色的情报工作,间接导致了数千敌人的覆灭

永利线上网站|澳门永利注册官方网站|Sitemap1|Sitemap2
联系电话:020-66889888 电子邮箱:329435598@qq.com 公司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桥西区中山西路58号 琼ICP备65236598号 冀公网安备案112458521254